返回列表 发帖

北大硕士考到武汉移民村当村官(图) 北大 硕士 村官_新浪新闻

  记者龚平 潘红柳 通讯员 干宏华 郭强 王松
  数学家的梦
  一年前的8月11日,北大硕士霍计武告别北京,登上来武汉的列车。
  他考到江夏一个由南水北调工程迁居来的移民村当村官,原本想的是腾出时间备考数学博士。在这之前,他曾考取中科院人工智能博士,为追寻心中的数学梦选择了放弃。
  在江夏,他发现村官关系着很多人的幸福,这片土地让他难以割舍,数学梦被他悄悄放下……
  在武汉辗转了10天,2012年8月21日上午,霍计武拖着旅行箱,走进武汉江夏区金水办事处武当村。箱中除了衣物,还有一本《数学分析》。
  之前,他在全球闻名的微软亚洲研究院实习,拿4000元实习工资;在中关村企业北京安柯美科技有限公司,他带领一个团队搞软件开发。2009年,他考取了中国科学院人工智能专业博士,却选择了放弃。
  霍计武有一个梦,成为一名数学家。2005年就读河北大学期间,他带着三人小组,在全国大学生数学建模竞赛中摘取了全国二等奖,创下河北大学的最好成绩。
  但为了贴补家中生计,霍计武的追梦之路拐了弯,走进了软件这个“挣钱”专业。6年来,他一直纠结:“要不要放弃一切,追求数学这条路?”
  他担心自己天分不够。2010-2011年,硕士毕业两年间,霍计武看到他心目中的数学天才,一个个离开了数学专业。他下了决心:考北大数学系博士!以此为平台,到世界最有名的大学,普林斯顿、哈佛、巴黎高师、剑桥、哥廷根的数学系,去游学,做一名纯粹的数学家,像玄奘那样,历经九死而不悔,学成归来为国效力。
  居里夫人有一句话刺激了他:“我们应该不虚度一生,应该能够说:‘我已经做了我能做的事。’”
  听说当村官工作轻松,上班只要半天,百家乐,霍计武通过网上查找、报名、考试,被录取为大学生村官,签约3年,担任武当村村主任助理。他打算用另外半天,复习备考。
  不一般的移民村
  到武当村第三天,村支书刘正强带霍计武去认门。
  387户人家,住在外观几乎一样的住房里,连屋顶的太阳能热水器,都一模一样。
  刘支书告诉霍计武,这是政府投资3000多万元新建的,村民2010年秋从武当山下迁来。当年,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实施,青徽铺村等4个村面临被淹,村民们离开了家乡,在400公里外这个新地方,组成了武当村。
  刘支书笑着说,房子都一样,刚搬来时,有天自己回家,走到床边才发现,进了别人的屋!
  经常跟村支书入户走访,日子不长,霍计武发现了移民村的诸多奇特之处:
  村民们都不怎么会种地。他们原先住武当脚下,靠山吃山,每户数十亩果林,有的搞农家乐,现在却要种水田。江夏区拿出了靠水的好地给武当村,但村民们学不来。
  武当村人口,三分之一回流到了武当山打工,三分之一去了外地,剩下的都是老人儿童。还没到村里霍计武就听说,移民村难缠,移民有情绪,常犯刁。现在他发现,真不是,移民村确有它的困难。
  春节,霍计武在村部值班,接到纸坊派出所电话:有位老人迷了路,只知道自己的村叫武当村。原来,老人去纸坊镇上看病,坐车坐迷糊了,说不清楚去哪里,司机只好将他送到派出所。
  霍计武赶到纸坊接人。后来看到老人一家团聚,他很激动。
  对村支书刘正强,霍计武也熟起来。一次,上级要村支书的个人材料,霍计武接下活发现,刘支书在家乡,有年收入10多万元的生意。按照他的条件,可以不移民,但他还是带头签了字。
  霍计武问为什么,刘支书说:“老百姓都看着。当官不带头,村民迁不动。”
  移民前,刘支书刚做了心脏搭桥手术。出院不到一周,他就赶到江夏,和移民们待在一起。
  被需要的感觉
  这是霍计武第一次来到湖北武汉。
  他的家在河北邯郸,馆陶县安静村。
  来武当村之前,通过网络,霍计武得到印象:移民村村民总有各种不合理的要求,得不到满足,就上访。当得知自己被分到移民村,霍计武表示“很忐忑,对即将到来的村官生活,心里没底。”
  但很快他就发现,忐忑属于多余。办事处和村干部无微不至地关心他。村民们好客而热情。有时从办事处去村里,看门的李师傅会主动用电动车,送他到车站。
  食堂的史阿姨看他工作辛苦,一个月瘦了4公斤,就买了土鸡炖给他吃。一种被尊重、被需要的感觉,包围着霍计武。
  顶着北大软件硕士的头衔,霍计武在村里成了无所不能的人。他会给人修电脑。村民灯坏了,他会修灯。他实现了村务电子化,不到1年时间,30余册档案电子归档,极大提升了村办事效率。村部旁是武当小学,常有孩子来社区图书室写作业。孩子们有了问题,霍计武有问必答。后来,村民遇急事外出,都把孩子交到村部,请霍计武照管。有的村民霍计武不认识,但他们认识霍计武。
  生活在改变,霍计武描述:以前做的工作,就是对着一台电脑;现在是面对一群有血有肉的人。以前在企业,“我只是为老板负责,当一个村官是为好多百姓负责”。现在做的事,博彩开户,和老百姓的幸福有关。
  霍计武从小内向,大庭广众讲话会发颤。读硕士时,选修《软件测试》,第一周的汇报,霍计武声音颤抖,越控制越紧张。郁莲老师板着脸,说了一句他忘不掉的话,“你讲话都讲成这样子,实在太差了。我们要求北大学生全方位优秀,你这样子,根本没有资格成为北大学生。”随着与村民交往、入户调查,面对的人群更多更广,霍计武发现,他的“人群恐惧症”不治而愈。
  去年中秋节头天,霍计武一清早看到,社区副主任张宗琴阿姨特别高兴。他纳闷地问一句:“什么喜事?”张阿姨说,收到一条节日短信,办事处通讯员发来的。“一条节日短信,会让她如此高兴。这让我深深感到,每一个人是多么希望被别人尊重。”这触动了正考虑如何着手工作的霍计武,从此,他发自内心尊重每个人。
  去年圣诞节,霍计武网购了30箱新疆苹果,给来往4个社区的每个人都送一个,祝他们平平安安。
  武当村到金水的班车,武当村民可免费坐。司机要收霍计武的票,村民跟司机嚷:“他是我们武当村的!”
  当村官近1年,霍计武没碰到一起村民无理取闹的事。
  前几天,霍计武得知,南水北调中线工程,出鄂豫入冀后,邯郸是受益地区,年分水量3.5亿方。武当村民用自我牺牲换来的水利,自己家乡也有一份。
  彩色花生的梦
  村里有位曹廷志伯伯,夫妻都得了癌症,两年花去医药费30万元。霍计武得知后发动捐款,筹集1万多元。收下捐款时,曹廷志泪流满面。霍计武经常去曹家回访,后来得知老人最大的心愿,是儿子能就近找份工作,靠自己的力量缓解贫困。
  “那时我明白了,捐助不是长久之计;建立村经济长效发展机制,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村民的困境”。
  霍计武陪着村干,与坐落在村里的金水祺良农副产品有限公司协商;又通过办事处向省移民局申请,筹集200万元建新厂房,两项相加,预计可解决移民就业岗位350余个。
  今年5月,霍计武看中了河沟旁3.5亩、抛荒20年的旱地,他邀集8个乡街的10名大学生村官,每人500元入股,种彩色花生。彩色花生是霍计武老家的特色作物,亩产可收万元。他想用这片试验田,示范一个适合武当村的产业。
  7月上旬,江夏暴雨,担心花生苗被淹,霍计武抄近道趟过齐腰深的水。为了这片花生地,他每天5点半起床……
  后记>>>
  后记>>>
  今年,霍计武30岁,正值而立之年。
  他现在这样看武当村:“移民村的村民们很伟大,为了国家的需要远离故乡,远离数十年的习惯,承受生产不便、生活不便、语言不通。”
  他记得毕业典礼那天,北大校长周其凤的话:“不要怕困难,不要怕艰苦,不要怕前人做完了你没什么可做的。把你们的兴趣、知识、能力、理想、信念和国家的需要结合起来,到祖国和人民最需要你们的地方去,你们一定会大有作为,不会留下遗憾。”
  考博的参考书,锁进了旅行箱,《数学分析》折页在24页。霍计武发现,移民村村官的生活充满了光彩,他要干好村官。“我有直觉,能干好村官”。
【】

返回列表